理性解析东数西算:“电”在哪里,“算”就在哪里?

“东数西算”可能是过去一个礼拜里最走俏的概念。根据国家发改委等部委的文件,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地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同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超级工程“东数西算”全面启…

“东数西算”可能是过去一个礼拜里最走俏的概念。

根据国家发改委等部委的文件,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地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同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超级工程“东数西算”全面启动。

资本市场迅速沸腾了起来,相关概念股应声上涨,甚至有人整理了一份详实的名单,罗列了大数据、云计算、算力建设、数据安全等细分市场的龙头和优质标的,在短时间内制造了多个涨停板。

可如果只盯着“东数西算”的概念,忽略了这一系统性工程的布局逻辑、时间进度和产业现状,稍有一些风吹草动或负面消息,那些概念股的股价就可能由涨转跌,形成阶段性的资本泡沫。

所以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想告诉大家有哪些投资机遇,而是从理性分析的角度为“东数西算”的虚火降降温。

01旧基建牵动新基建

为何要启动“东数西算”工程?

简单的解释是把东部的数据传输到西部进行计算和处理,和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输等超级工程一样,“东数西算”的根源在于国内资源供给的不平衡,被迫跨越地理维度来解决资源分配问题。

再通俗一些理解的话,“计算”其实是一项高耗能的工作,在一个数据中心的运营成本中,电力成本往往占到50%以上。国内不均衡的电力资源分布,可以说是催生“东数西算”工程的直接诱因。

早在2020年的时候,国内的数据中心用电量已经占到了全社会总用电量的2.7%,总能耗超过2000亿千瓦时,相当于燃烧6000万吨煤排放1.6亿吨的二氧化碳的发电量,预计到2035年数据中心的用电需求将比2020年翻倍。如何解决“算力”的场地、能耗、分布等问题,显然是一门值得深究的学问。

先来看一组不同省市净供电量的对比数据,内蒙古、云南、贵州、甘肃等都是发电量大于用电量的省市,而北京、浙江、广东等属于发电量严重不足的省市。为了解决东部电力短缺的困局,国家启动了前面提到的“西电东送”工程,特高压也被列入新基建的重点项目,但这些举措尚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以“西电东送”的南线为例,主要是将云南、贵州等地的水电输送到粤港澳大湾区,一年可以输送的电量约为3000亿千瓦时,但南方五省一年的用电量在13000亿千瓦时以上,远不足以满足耗电需求。联想到2021年东部多省市出现的“缺电”现象,将高耗能的数据中心放在东部地区,俨然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另一道计算题是成本。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2000公里长距离输电的损耗是6%左右,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乐观,但特高压输电线的建设成本也不可小觑。参考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公开数据,特高压直流单条线路建造成本约为250亿元;而一条长达1.2万公里的海底光缆,所需要的资金只有5亿美元,两者的性价比不言而喻。

何况数据中心还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给服务器冷却降温。有机构估算称,即使按照工业平均电价每千瓦时0.5元来计算,数据中心所在地气温每降低1℃,10万台服务器的标准数据中心机房每天可节约9.6万元。

微软、亚马逊、Facebook等都曾为了“物理降温”剑走偏锋,比如微软将“北方群岛”数据中心沉入了海底,Facebook在瑞典北部靠近北极圈边缘的地方兴建数据中心。国内的阿里云、腾讯云、百度、华为等也在将数据中心向贵州、甘肃等整体气温偏低的地区迁移,即便没有“东数西算”工程,数据中心的“西迁”趋势也已经成形。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东数西算”可以说是国家战略的必然选择,也是促进东西部发展协同联动的必由之路,但当前是否是刻意炒作“东数西算”概念股的准确时机,还需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理性思考。

02需求决定启动速度

“东数西算”本质上是一项长期规划。

截止到2022年初,国内已建成的数据中心为500万标准机架,整体算力达到130EFLOPS,并将以20%以上的速度持续增长。单从数字上看的话,算力规模的增长不可谓不乐观,却也要看到两组细分数据。

一是当前国内不同省市的算力分布。根据中国信通院在《中国算力发展指数白皮书》中给出的数据,北京、广东、上海的算力规模位列前三,浙江、广东、江苏等东部省份的算力增速超过60%,内蒙古、贵州、甘肃等省市在算力规模和增速上并不占优。

二是当前数据中心上架率的不均衡。目前国内数据中心平均利用率约为55%,导致利用率较低的直接因素是需求的不均衡,算力需求大户互联网企业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所以东部省市对算力的需求普遍较高,而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对算力需求偏弱。

“东数西算”工程的战略考量也在于此,即推动算力资源有序向西转移,促进解决东西部算力供需失衡问题。然而在传统的协作模式中,大多数云厂商是将东部数据中心作为源站,中西部作为CDN节点、边缘计算节点。无论是将数据传输到西部地区进行计算,还是把数据传输到西部地区进行存储,前提都是建设数据中心之间的高速网络通道。

所以“东数西算”工程注定不会像过去的基建那样“大水漫灌”,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系统性工程。特别是在起步阶段,除了8 个算力枢纽和10 个数据中心集群的宏观布局,还刻意强调了两个指标:

首先是上架率,集群内数据中心的平均上架率至少要达到65%以上。比起盲目上马建设数据中心的行为,早期的重点可能是提升当前数据中心的利用率,尤其是西部几个数据中心的利用率。

其次是绿色计算,衡量数据中心能效的一个重要指标是PUE,算法是数据中心总耗电除以IT设备耗电,PUE值越接近1意味着越节能。“东数西算”工程明确规定张家口、韶关、长三角、芜湖、天府、重庆集群的PUE限制在1.25以下,林格尔、贵安、中卫、庆阳集群的PUE限制在1.2以下。

鉴于西部地区专业技术人才的匮乏,以及降低PUE值的散热技术瓶颈,“东数西算”将是一个红利逐步释放的过程。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也曾在2021年6月发文称,比较理想的目标是到“十四五”末,东部数据中心总量占比由60%下降至50%左右,西部数据中心占比由10%上升至25%左右。

所以现阶段鼓吹或炒作“东数西算”概念股,并没有太多的实际价值,短期内并不会改变东西部算力的存量格局。

把时间线重新梳理一下的话,“东数西算”的计划由来已久。2020年9月“东数西算”产业联盟成立,2021年5月明确了算力网络枢纽节点的布局,同年12月敲定了碳中和与绿色计算的方案,再到“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启动……这是解决国内能源和算力瓶颈的深层谋划,不应沦为一时的热点。

03大环境下的小气候

“东数西算”的内涵绝非是字面上的理解。

参考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的说法:“受限于网络长距离传输造成的时延,以及相关配套设施等因素影响,一些对于后台加工、离线分析、存储备份等对网络要求不高的业务,可率先向西部转移。一些对网络要求较高的业务,比如工业互联网、灾害预警、远程医疗、人工智能推理等,可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东部枢纽布局,枢纽内部要重点推动数据中心从一线城市向周边转移。”

其实已经区分出了两种应用场景:

一种是对网络延迟要求不高的业务,典型的例子就是软件系统中的日志分析、每日每月报表分析、用户千人千面算法分析、视频渲染等应用。尽管增加了数据传输的成本,但西部地区便宜的电价、地价等优势,足可以抵消数据传输增加的硬性成本,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拥抱西部地区的数据中心。

一种是对网络延迟要求过高的业务,例如工业互联网、自动驾驶、金融证券、智慧城市等代表的创新性应用。这些应用的价值已经不能只从性价比着手,既是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方向,也是可以预见的经济增长动力,并且有着不可低估的带动效应。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高价值应用仍将集中在东部。

结合公开统计数据来看,2020年国内产业数字化的规模为31.7万亿元,在数字经济中的占比为80.9%,其中创新性应用的贡献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同时也意味着低时延依然是算力资源的重要指标,东部数据中心的作用在短期内无法被替代。

这大抵也是“东数西算”工程设立8个算力枢纽节点的原因,并没有一味将算力资源部署在西部省份,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枢纽涵盖了4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且明确表态要加快完善数据中心产业生态体系。

挑战其实留给了云计算厂商,需要改变传统的节点部署,构建起适应“东数西算”格局的混合架构。比如用户可以将原始数据上传到西部的数据中心,进行算力密集度高的AI模型训练和数据存储,然后将训练后的模型同步到东部的数据中心进行推理服务,再融合边缘算力作出超低时延的计算。

需要长远思考的还有那些尝到了“红利”的西部省市。如果说电力是工业时代的经济增长引擎,算力就是数字经济的新生产力,留给算力“策源地”的机遇绝非是向电力那样输出生产资源,而是改变资源输出型的经济结构,推动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的转型,催生出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

也就是说,“东数西算”工程的的意义不单单是平衡东西部的资源,隐藏的使命是在算力基础设施由东向西布局的大环境下,加速相关产业有序向西部转移,吸引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向西部发展,不断激活西部的经济活力,形成供给和需求的协同发展,借助数字化转型的东风弥合东西部的经济差距。

04尾记

再次重申这样一个观点:“东数西算”工程的时间尺度可能以十年为周期,期间还有许多的现实问题需要解决,单纯在资本市场上吹风,或者以此炒作股价和市值,都不排除“收割焦虑”的嫌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2月25日 18:25
下一篇 2022年2月25日 18:25

相关推荐

  • 多起公有云提供商服务中断 超大规模企业如何应对?

    来自市场研究公司Omdia的最新报告称,虽然运营商希望通过公有云解决方案获得可扩展性和灵活性,但有些运营商对其可靠性并不确定。最近报道了多起公有云提供商服务中断事件。由于云服务提供商(超大规模企业)在支持全球数字化业务发展方面的重…

    热点 2022年3月1日
    15
  • 江苏:无锡鲸塘220kV变电站110kV送出工程环评获批

    北极星输配电网获悉,江苏省无锡鲸塘220kV变电站110kV送出工程环评获批。该工程位于宜兴市境内,内容包括:本项目线路路径全长约25.41km,其中架空段长约22.7km,电缆段长约2.71km。共有4个子工程,具体如下:(一)…

    热点 2022年3月10日
    26
  • 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在轨建造任务稳步推进

    人民日报记者余建斌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2021年以来,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已成功实施空间站关键技术验证阶段5次飞行任务,目前,我国空间站核心舱组合体在轨稳定运行,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状态良好,计划于今年4月返回地面,空间站…

    热点 2022年3月14日
    19
  • 陕西安康750kV输变电工程简况

    北极星输配电网获悉,近日陕西安康750kV输变电工程正在进行环评审批公示。建设地点:西安市蓝田县;安康市汉滨区、旬阳市;商洛市柞水县、镇安县建设单位:国网陕西省电力有限公司工程简况:主要建设内容包括:(一)扩建西安东750kV变电…

    热点 2022年4月22日
    90
  • 吉林汪清抽水蓄能电站工程安全预评价报告编制项目延期招标公告

    北极星储能网获悉,4月7日,吉林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吉林汪清抽水蓄能电站工程安全预评价报告编制项目延期招标公告。招标范围包括,吉林汪清抽水蓄能电站四方台、朝阳河两个站点工程安全预评价报告编制。该项目要求投标人具有5年内完成至少2个…

    热点 2022年4月8日
    34
  • “东数西算”工程横空出世!何为“东数西算”?意义何在?

    2022年2月17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通知,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在8地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至此,全国一体化大数…

    热点 2022年3月4日
    22
  • 设计施工总承包,设计施工总承包与epc的区别

    设计施工总承包,设计施工总承包与epc的区别设计单位要发挥自身优势,改善自身不足,按工程总承包业务特点进行不断转型,提升自己,结合优劣分析及实际经验总结,应从以下一些方面进行转变。01工作意识上的转变单纯设计业务,设计任务的工作重…

    热点 2022年5月24日
    13
  • 1.21亿!伟明环保签署谷城县生活垃圾处理(焚烧发电)项目承包合同

    北极星电力网获悉,伟明环保4月13日公告称,公司于2022年4月11日召开总裁专题会议,同意下属全资子公司设备公司负责提供谷城县生活垃圾处理(焚烧发电)项目全厂工艺设备的采购、安装调试服务;同意授权管理层与相关合作方签署后续法律文…

    热点 2022年4月14日
    59
  • 建设单位竣工验收报告,建设单位竣工验收报告范本

    建设单位竣工验收报告,建设单位竣工验收报告范本工程竣工验收是施工全过程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建设投资成果转入生产或使用的标志,在工程验收以后要填写验收报告。那么为了让大家能够详细了解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表如何填写的相关法律问题。一、工程竣…

    热点 2022年5月31日
    17
  • 谈碳 | 腾讯SSV副总裁许浩:没什么碳排放的腾讯,为什么要碳中和?

    「谈碳」,是36碳围绕“双碳与ESG”议题推出的专访栏目,我们会寻找业内大公司“双碳业务”的关键角色、明星企业CEO、学界产业代表等人物,针对碳中和战略、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等话题,进行一场深谈。以下是「谈碳」的第一期,…

    热点 2022年3月19日
    41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timit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