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补刀”石头科技

在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大幅下跌之际,“扫地茅”石头科技遭遇一众股东的集体减持,连董监高也毫不手软。利空消息叠加,中小投资者瑟瑟发抖。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机构不停地为石头科技敲边鼓,甚至给出了1500元的目标价。但有多少人敢据此上车呢?…

在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大幅下跌之际,“扫地茅”石头科技遭遇一众股东的集体减持,连董监高也毫不手软。利空消息叠加,中小投资者瑟瑟发抖。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机构不停地为石头科技敲边鼓,甚至给出了1500元的目标价。但有多少人敢据此上车呢?

增长停滞

主营扫地机器人的石头科技(688169.SH),投资者眼中的白马股、“扫地茅”,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交出的成绩单很难看。

公司新近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21年营业总收入58.37亿元,同比增长28.84%;归母净利润14.02亿元,仅同比增长2.40%;扣非净利润更是首现负增长,同比下滑1.52%至11.89亿元。当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仍保持一定增幅,由此不难推定,业绩在第四季度出现了较大下滑。

虽然,石头科技盈利能力仍然强劲,但业绩增长几近停滞,无疑给了投资者一个迎头重击。

要知道,在公司有公开业绩披露的2016年-2020年,营业收入从18.3亿元猛增至45.30亿元;归母净利润更是从-1124万元跃升至13.69亿元,几乎完美诠释了科创板企业高成长性的特点。

对于2021年的业绩表现,石头科技解释称,因受外部因素影响,全球运力紧张,集装箱滞港、船舶跳港、运输周期不畅的意外状况频现,对公司的收入增长造成了一定影响。

另外,2021年下半年,公司加大了研发和销售费用的投入,影响了全年业绩表现。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来自残酷的市场竞争。

中国扫地机器人的销售渠道9成来自线上,电商渠道呈现出一超多强的局面。2020年,科沃斯以41%的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小米、石头科技、云鲸等,分别以16%、11%、11%在第二阵营搏杀;线下渠道因科沃斯布局较早,市场占有率超过80%。

刚刚过去的一年,科沃斯依旧一家独大,更强烈的竞争,在第二梯队中展开。

从2020年起,石头科技突然加大了市场投入,当年销售费用猛增75.14%,达到6.20亿元,远超当年7.74%的营收增幅。

去年,公司又宣布签下流量明星肖战作为代言人,当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就已超过5亿元。

雷军补刀

在石头科技发布业绩快报的当天,公司一众股东以及董监高就像约好了似的,集体预告减持,难免进一步引发中小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的担忧。

石头科技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昌敬,2006年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曾先后在傲游天下、微软、腾讯、百度等大厂任职,期间有过短暂的创业经历。

“打工人”的日子并不好过。2011年和2012年,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抱怨幼儿园上学难、上学贵,挤地铁差点被车门夹住。当时的他寂寂无名,没人关注。这些,是在他成功之后,才被人翻出来当做故事来讲。

直到2014年,他拉了几个合伙人创立石头科技,在扫地机器人领域开始创业,人生从此开始发生质的转变。

扫地机器人并不是昌敬的原创。早在2001年,瑞典家电巨头Electrolux就研制出了第一台扫地机器人Trilobite,因售价昂贵,且不够智能,无法全面市场化。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市面上的扫地机器人,都只是一个“成人玩具”。互联网上,关于它像一个智障的段子比比皆是。

石头科技创立不久,就拿到了雷军的投资。因此,在昌敬的眼中,“雷总是一个很好的领路人”。

雷军的投资不仅解决了石头科技的资金问题,也成为了小米生态链一员,产品销路不愁,公司可以潜心做研发。

早期的石头科技只是小米的代工方。2016年9月,推出小米定制“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2016年和2017年,为小米ODM的收入,占在公司总收入的9成左右。直到2017年和2018年,公司相继推出自有品牌石头和小瓦,对小米的依赖才逐步降低。去年上半年,双方关联交易的金额已降至2%。

对此,外界理解为石头科技要去小米化,但在昌敬眼中,公司从创立之日起,就不想单纯做一家ODM企业。

石头要离小米而去,雷军也要离开石头。

此番拟减持的股东包括天津金米、高榕以及启明等风险投资机构,雷军间接控制的天津金米持有公司6.87%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早期个人投资者丁迪、核心员工持股平台石头时代以及董事、副总万云鹏、财务总监王璇、董事、董事会秘书孙佳,都加入到了减持大军。

若按各股东的减持上限计,预计减持总金额超过46亿元。

疯狂抢钱

2020年2月21日,成立仅5年半的石头科技登陆科创板,271.12元/股,创下科创板新股发行价的最高纪录。

上市不到一年,2021年12月16日,公司股价突破千元,成为沪深两市继贵州茅台之后的第二只千元股。

2021年2月22日,除控股股东昌敬外,其他IPO前股东所持股份相继解禁,此时公司股价仍处于高位。股东毫不犹豫减持,开启了抢钱模式。

背后站着许达来、雷军的顺为一马当先,在3月16日-4月14日,以954.8元-1205.01元均价,减持套现5.94亿元。

公司董监高吴震、毛国华、万云鹏、张志淳紧随其后,在当年3月9日-5月28日,以935元-1111元/股均价减持,分别套现4.22亿元、4.22亿元、1.84亿元和1.84亿元。

公司员工持股平台石头时代亦未做任何迟疑,于3月1日-6月11日,以918元-1472.88元均价,抢到了一波高点,合计套现16.21亿元。

天津金米、启明以及高榕等知名投资机构,在这一阶段都以千元左右均价,分别套现16.50亿元、8.26亿元和8.28亿元。

在首轮减持结束后,各股东又紧锣密鼓开启第二轮减持。

斑马消费初步计算,仅在前两轮减持期间,各股东就从二级市场套现合计近90亿元。

2021年6月21日,石头科技股价曾攀升至1492.94元的高点,总市值直逼千亿。之后,股价震荡起伏,再难回到这一高位。

今年以来,石头科技股价持续走低,2月25日收盘价为649.0元,总市值433.57亿元。

上市之初,昌敬曾通过内部信表明心声:“我们要看淡上市,忘记股价。”如今,他真能做到心如止水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2月28日 12:22
下一篇 2022年2月28日 12:22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timit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