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退出春节档,开心麻花的忧虑

近日,开心麻花春节档电影《超能一家人》宣布撤档。

开心麻花表示,由于影片后期制作工作量巨大,虽经努力但依然无法按期完成所有制作工作,取消原定于2022年2月1日的公映安排,期待再次相见。

对于官方的解释,很多人不以为然,有业内人士猜测,是因为春节档期高手如云,制作方宣布撤档改期,避避风头。

本月初,开心麻花古装喜剧电影《李茂扮太子》上映三天,票房破2亿,但在高票房之下,口碑却一言难尽。

从2015年开始涉足影视圈,开心麻花团队打造了《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各个爆款,票房口碑双丰收。但在此之后,很多电影都有些不在及格线上,推出的团综也“扑街”,此外,在资本路上开心麻花也一直走的不太顺利,开心麻花怎么了?

跨年档口碑不佳,团综“扑街”

进入2022年,开心麻花好像开心不起来了。

除了电影主动撤档,开心麻花今年新推出的综艺口碑下滑,遭遇了滑铁卢;而元旦档的电影也表现不佳,难逃票房高但评分低的困境。

今年1月9日,开心麻花的团综《麻花特开心》在优酷上线。有了沈腾、马丽、艾伦等豪华阵容的加持,这档综艺未播先火,在网上引起了很高的热度。

然而《麻花特开心》真正上线后,从开播后的反馈来看,这档新综艺节目远没有达到它的最初那份影响力,很多观众却直言“笑不起来”。

对于团综首播遇差评一事,开心麻花联席总裁汪海刚表示,“开心麻花第一次做团综,我们希望展示麻花这个团队,更真实的样貌和状态,也希望观众以宽容的心态看待这档节目。”

开心麻花的喜剧一直是每年节日档电影的重头戏。在刚刚过去的元旦档,作为唯一一档喜剧电影,开心麻花的《李茂扮太子》脱颖而出,上映三天累计票房突破两亿。

然而比起稳步增长的票房,《李茂扮太子》的口碑却是另一番风景,在豆瓣上的评分从上映至今一直呈持续下降趋势,截至发稿前该片在豆瓣的评分只有4.6分。

网友们吐槽的点主要集中在人设和笑点上。很多网友表示该电影毫无笑点可言,玩梗甩包袱非常的生硬,“笑点全是谐音梗,毫无新意,一直在走以前的老路”。也有人评论:进电影馆看电影跟买盲盒一样,冷饭热炒,演技尴尬,剧情也不够合理。

值得注意的是,从猫眼专业版中查询这部电影出品公司,出品方里没有开心麻花的踪影,只是由开心麻花一众演员参演。然而对于观众来讲,大家只认那几张熟悉的面孔。

今年开年之后,曾被称赞为中国喜剧之光的开心麻花,两部作品接连“扑街”。网上甚至流传着“麻花出品,必属烂片”的说法。春节档欢乐种子选手《超能一家人》也宣布撤档。很显然让人不安的不是一次作品的失利,而是开心麻花发展的乏力,开心麻花怎么了?

试水资本,一波三折

开心麻花的成长堪称奇迹,但其资本之路并不顺遂。

成立于2003 年,开心麻花作为一家以舞台剧起家的公司,逐步形成了独有的喜剧风格。

2015年,横空出世的《夏洛特烦恼》以黑马之姿斩获14亿票房,其背后的制作公司开心麻花也因此名声大噪。

至此,影视开始成为开心麻花除了话剧之外的另一个增长引擎

同年年底,开心麻花成功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话剧第一股”,挂牌之后经历两轮定增,开心麻花的估值已经超过50亿元。

从《夏洛特烦恼》到《驴得水》,开心麻花这一喜剧品牌逐渐走入公共视野,在电影市场站稳脚跟,并一度成为了喜剧的代名词。

2017年,开心麻花推出的电影作品《羞羞的铁拳》火爆一时,以7000多万的成本赢得22.02亿元票房。盈利信心倍增的开心麻花显然不满足于容量有限、交易流动性不足的新三板。

于是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招股说明书,开启了“转板”之路,向更广阔的市场进军。

然而,在2018年,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撤回IPO上市申请。

2019年3月29日,开心麻花发布了《关于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提示性公告》,表示为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的需要,计划从新三板摘牌。

由于流动性问题,新三板企业摘牌已经成为一种现实选择。至此,开心麻花正式结束了在新三板的旅程。后来开心麻花又传出计划赴美上市的传闻,但至今仍未兑现。

不可否认的是,开心麻花拥有成熟的话剧IP,但并非所有的舞台剧都能做成好电影。开心麻花的业绩过度依赖于电影业务,对于专注于喜剧电影的开心麻花,具有更强的不确定性。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夏洛特烦恼》实现票房14亿元,计入开心麻花财报收入约为1.99亿元;2016年,《驴得水》票房1.7亿元,贡献营收2858万元;2017年,《羞羞的铁拳》实现票房22亿元,贡献营收4.47亿元;2018年,《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两部电影累计票房31亿元,开心麻花影视及衍生业务实现营收3.4亿元。

显而易见,开心麻花的业绩对于沈腾、马丽等明星及其制造的爆款电影有很强的依赖性,但他们与开心麻花之间仅仅是签约关系,难以做到强绑定。在开心麻花的股东成员里,一直没有出现沈腾、马丽等元老级王牌的名字。此外,电影市场的特征就是瞬息万变,这都成为了资本担心的隐患。

经历了新三板挂牌、摘牌,冲刺A股失败等等一系列遭遇之后,开心麻花在资本市场的道路要如何走下去,引人遐想。

开心麻花破局难

过去的一年里,影视行业并不好过,政策与监管趋严,准入门槛也在不断变高,此外疫情的影响也依然在持续。双重压力之下,行业不断收缩。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非完全统计),2021年17家头部影视公司中,仅6家公司股价年末涨幅超过大盘涨幅。随着多位艺人因失德、违法等重大负面事件的爆出,相关影视项目的资金打了水漂。种种风险下,投资方也越来越谨慎。

影视行业寒冬未尽,但竞争依然是愈发激烈。资本看重的是盈利能力,但显然,开心麻花在大众市场积累的口碑,尚未转化为投资价值。

从内容来看,“开心麻花”式电影的故事和人设逐渐套路化,导致评分和口碑的下滑。在《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之后,开心麻花在《李茶的姑妈》遭遇了滑铁卢,这也意味着话剧改编电影的IP制作并非“万能灵药”,此后开心麻花开始略显疲态。

内容创作后续乏力的开心麻花,难再捧起新的票房热点。在已经过去的2021年,开心麻花的作品整体口碑都呈现出下滑趋势,关于“开心麻花的套路失灵了”的唱衰不绝于耳,随着连续多部影片的口碑崩盘,观众能留给开心麻花的试错机会,已经不多了。

影视行业高度依赖艺人,人才断层成了所有喜剧厂牌的一柄悬顶之剑。提到开心麻花。大家的脑海里会浮现出沈腾、马丽等核心艺人。开心麻花作为制作企业,对于IP的变现转化能力受资源限制,对明星的依赖性强、话语权弱。

在话剧、电影、小品、综艺等多方面发展的开心麻花,虽然说后备力量储备不少,但依然存在头部明星断档以及流失的风险。

就拿今年开年的《李茂扮太子》来说,在出品方和联合出品方中找不到开心麻花的综艺,但主演又都是马丽、艾伦等开心麻花的演员,观众会直接把枪口对准开心麻花,对于这种偏见,开心麻花短时间内很难扭转。作为一部“伪麻花系”电影,这对于开心麻花的口碑再次造成了消耗。

作为国内的头部喜剧厂牌,“失灵”的开心麻花能否在即将到来的春节档扳回一城?在《超能一家人》撤档后,开心麻花团队只有《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参与春节档的争夺战。猫眼专业版 App 显示,截至发稿前,《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在实时想看中排名第四,有一定的突围希望。

但对于开心麻花而言,从“喜剧之王”到“烂剧预警”,显然压力重重。想要重振口碑,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巴拉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2年1月19日 20:34
下一篇 2022年1月25日 15:52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server#timita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30-18:30,节假日休息